听起来是奇闻
讲起来是笑谈
任凭那扁担把脊背压弯
任凭那脚板把木屐磨穿
面对着王屋与太行
凭着是一身肝胆
讲起来不是那奇闻
谈起来不是笑谈
望望头上天外天
走走脚下一马平川
面对着满堂儿儿孙
了却了心中祈愿
望望头上天外天
走走脚下一马平川
无路难呀开路更难
所以后来人为你感叹
听起来是奇闻
讲起来是笑谈
任凭那扁担把脊背压弯
任凭那脚板把木屐磨穿
面对着王屋与太行
凭着是一身肝胆
讲起来不是那奇闻
谈起来不是笑谈
望望头上天外天
走走脚下一马平川
面对着满堂儿儿孙
了却了心中祈愿
望望头上天外天
走走脚下一马平川
无路难呀开路更难
所以后来人为你感叹
望望头上天外天
走走脚下一马平川
面对着满堂儿儿孙
了却了心中祈愿
望望头上天外天
走走脚下一马平川
无路难呀开路更难
所以后来人为你感叹


© 活着的博客 - 李权辉的个人博客:人,终究是生活在现实之中,是为了活着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