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冠杰 - 有酒今朝醉

童年就八岁 多欢趣
见到狗仔起势追
爷爷话我趣 兴嗲几句
买包花生卜卜脆
跳下飞机 街边玩下水
爷爷仲教我 讲呢一句
有酒应该今朝醉
爷爷仲教我 讲呢一句
有酒应该今朝醉
行年十八岁 懒风趣
有名高级徙置区
求其系派对 仆倒去
见到鸦乌都请他
咪个谦虚 几大充有水
连随问下他几多岁
有酒应该今朝醉
连随问下他几多岁
有酒应该今朝醉
行年廿八岁 金翡翠
鬓景衣香拖靓女
同埋赵阿翠 双双对
结果卒之娶左他
以为岁晚煎堆
点知“着”声跟左老许
无谓问过去 盏心碎
有酒应该今朝醉
无谓问过去 盏心碎
有酒应该今朝醉
行年六十八岁 腰骨都脆
阿者风湿中气衰
人地窒两句 湿湿碎
我都“咯”声吞左他
叹下双蒸 打牌抽下水
回头望过去 始终个句
有酒应该今朝醉
回头望过去 始终个句
有酒应该今朝醉


© 活着的博客 - 李权辉的个人博客:人,终究是生活在现实之中,是为了活着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