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广东某人大代表在广东两会期间大放厥词,说什么“官员不是老百姓的奴隶,财产不必公开”。还说什么官员公开财产没有法律依据,财产是个人隐私。真是恬不知耻,公然为领导干部不要公开财产袒护,为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改制公然设置障碍!其实关于官员财产是否应该公开已经讨论很久了,而且在某些地方做过试点,但由于广大既得利益者害怕自己的收入暴露在阳光之下,一直不敢要求公开官员的财产。官员财产不但应该公开,而且必须公开,理由如下:

一、官员是老百姓公仆,公开财产是对主义真诚的表现。这位人大代表也承认官员是老百姓公仆,既然官员作为公仆,老百姓作为主人,那么,作为主人的老百姓就有责任和义务知道公仆搞主人的名堂没有,公仆就应该有责任和义务向主人汇报他的收入到底是多少,是不是在主人核定其收入的范围之内,如果在其核定的范围之内,就说明此公仆是廉洁的,主人才能够考虑让他继续干下去,如果不在其核定的范围之内,就说明此公仆一心一意在搞主人的名堂,这样的公仆要其何用,还不如丢到垃圾里去。另外,通过公仆公开的财产,主人再经过其调查,看此公仆是否诚信,再论其任用。

二是官员公开财产是大势所趋,符合国际惯例。我们各级官员不是经常说国际惯例吗?官员公开财产正是国际惯例,为什么其他国际惯例争着学,而官员公开财产这样的国际惯例就视而不见呢?作为共产主义国家的中国,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应该比资本主义国家的体制强多了,不要说我们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无论什么阶段,总比资本主义的体制要高吧,既然如此,作为腐朽的资本主义社会都能够做到官员公开财产,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不能做到呢?作为中国的几大特区如香港、澳门、台湾能够做到,作为大陆为什么不能做到呢?

三是官员是公众人物,公众人物的隐私就比普通人的隐私要少得多。官员既然是公众人物,他的言行就应该受到公众的评判,他的所谓隐私也就比普通人要少得多,其财产自然是大家讨论的重点之一,不应该成为其隐私。

四是官员的收入既然是按制度发放,公开其财产当然是审核其收入是否符合其制度。这位人大代表说什么全国人大没有立法要求其公开财产,但其收入却是有制度可询的,在中国,制度也是重要的法规之一,既然收入是按照制度发放的,那么公开财产正是看其收入是否符合制度的要求,这应该是无可厚非的,我们各级政府、领导不是经常说执行率吗?公开财产也是公开执行率,各级官员难道连这都不懂,但还做公仆干什么?

五是官员的收入来源于纳税人,就应该受到纳税人的监督。抛开主人公仆这种忽悠的说法,官员的收入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应该来源于纳税人,不能自己创造收入,既然如此,其收入就应该受到纳税人的监督,现在,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其实就是对纳税人负责任的一种做法,如果官员财产不公开,那纳税人不纳税我们亲爱的各级领导你们会同意吗?所以,官员公开财产和纳税人诚实纳税是同一个道理,是一种相互信任、相互监督的一种做法,这样才平等。

六是官员公开财产是捍卫国家政权也是保护既得利益者长远利益的有效办法。前几天,一位落马官员说当官的不都是坏人,这句话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广大老百姓对当官的看法差到了何种程度,而且我们可爱的各级官员对自己的评价差到了何种程度,拿自己和坏人相比,这样的官员我们还要拥护吗?从落马官员来看,那一个不是贪官?从2011年落马官员的平均腐败资金达到3000万元,说明了我们的各级官员腐败到了什么程度?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到江泽民到胡锦涛再到习近平,都把腐败提高到亡党亡国的高度,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腐败一日不除,国家政权就有可能在瞬间坍塌。现在,不是有一句流行语吗?官员“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宝森”,说明现在的腐败到了何等惊人的程度,这其实是我们广大既得利益者在自掘长城,为了眼前的利益,牺牲了自己的长远利益,公开财产就是在捍卫国家政权,也是保护广大既得利益者的长远利益,我们的各级官员难道这一点都看不清楚吗?

所以,广东这位人大代表所说的官员不应该公开财产是站不住脚的,也是官员中的败类,至少是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前进中的绊脚石,我们首先就应该审查其财产,并将其清除出官员队伍,以保持我们党员干部的纯洁性。



© 活着的博客 - 李权辉的个人博客:人,终究是生活在现实之中,是为了活着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