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一个城市定义为某种类型似乎是勉为其难的,城市本身并没有特定的意识形态,彰显其特色的往往是居于其中的人群,有时甚至仅仅是一小撮人群;但我们实在有理由相信,在一个缺乏自省的年代里,在一个“社会正义”随时可能吞噬“个人公正”的年代里,我们需要直面的,往往是前者。   广州入选理......